首页  |  时讯  |  专题  |  创新  |  培训  |  诊室  |  数据中心  |  健康中国  |  适宜技术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<  站点网络
广东省—樟木头镇

2012/7/25 作者:-- 来源:本网 点击:10764

摘要:广东省东莞市樟木头镇

一、全镇基本情况

 樟木头位于东莞市东南部,是香港到大陆列车第一站,深圳38公里、东莞36公里、惠州40公里,省道莞惠、东深公路在此交汇,惠常、莞从高速从辖区内经过,常虎、龙林、莞深高速均惠及樟木头。1、镇内有长途、短途两个汽车站,是周边镇区公路客运的中转站;广深、京九、广梅汕铁路途经此地,火车站每天有46次列车停靠,交通便利,前往广州、深圳、惠州、澳门、香港方便快捷,形成发达的海陆空交通体系。 2、樟木头镇具有独特的天然健康旅游资源。樟木头总面积118.8平方公里,亚热带海洋性气候,低山丘陵地貌,典型的盆地特征。这里山青水秀,风光瑰丽,石马河贯穿境内,拥有两个国家级森林公园。 3、樟木头镇具备中国新型农村示范条件 改革开发以来樟木头镇经济有了飞跃发展,镇财政收入已达4亿人民币,具有较发达的农村乡镇经济,基本实现了城乡一体化。为进一步探索改善民生、促进社会安定和谐、进行绿色产业转型奠定了良好的经济基础。同时拥有丰富的人口构成,常住人口2.3万人,外来务工人口13万多人,另约有5万港人在此购房居住,是国内最多香港人居住的建制镇,享有“小香港”美誉。 2、樟木头镇拥有便利的交通条件,是沟通中国大陆与香港的交通要塞。

二、全镇卫生状况

樟木头镇是实施全民健康保障工程的排头兵。 (1)理念先行。镇党委、镇政府高度重视社区卫生服务和全民健康保障工作。认为健康保障工作的开展关系到社会和谐稳定、当地经济可持续性发展。坚持社区卫生服务采取政府办、政府管的主导模式。把积极推进社区卫生服务和全民健康保障纳入政府中心任务。(2) 2008年9月樟木头镇成立了社区卫生服务办公室,下设一个中心、六个社区服务站。政府财政投入1600万。实现收支两条线。2009年3月通过东莞市卫生局验收,并基本实现了“六位一体”社区服务功能,被东莞市卫生局评定为八个试点镇之一。打造中国特色的家庭医生服务团队。(3)家庭医生走进千家万户,重点做好老年、妇幼、流浪儿童等弱势群体的健康保障工作,并把新莞人、港澳台同胞纳入服务范围。实施基本健康档案全民覆盖。(4)2009年6月镇党委、镇政府制定了《打造中国特色家庭医生服务团队实施群众基本健康档案全覆盖工程》方案,成立了以镇党委书记亲自挂帅、主管副镇长任副组长的工作领导小组,调动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、社会事务办、新莞人服务中心、计生办、财政分局、医院等17个单位部门联合、全民参与的群众基本健康档案全覆盖工程。目前已经完成90%以上的建档工作。

三、中国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樟木头试点建设

1、社区卫生服务之樟木头试验

新医改方案在一片争议声中一锤定音,除了发问与质疑,留给各级政府的更多应该是先试先行的探索。去年10月份以来,东莞在全市范围铺开社区卫生服务,瞬间在全市300多个社区遍地开花。

“但东莞社区门诊还没有发挥出最大能量。”一名熟悉东莞医疗架构的行内人士表示,市政府早在2007年出台的《关于加强我市社区卫生服务的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,目前只有数个镇街在试行,其中樟木头是其中之一。

有专家指出,樟木头的社区卫生服务试验,是在全镇范围内推行“中国特色家庭医生团队”服务,“不但完善了现有社区卫生服务,与新医改强调的‘公益性’无缝对接,更重要的是物尽其用,巧妙地完全调动了社区卫生服务站的所有资源。”

又见“赤脚医生”

社区门诊医生如此贴心的上门服务,谢信娣说活了大半个世纪,她还是第一次尝到。

在樟木头镇,谢信娣并非孤例。像谢信娣这样目前正在享受“家庭医生”上门服务的人员全镇共有100多人,社区医生共上门服务240多人次。

5月21日中午,阵雨过后阳光明媚。

住在樟木头老围村二巷老屋中的谢信娣老人,隐约听到看家狗小黑的吠叫声。

“蠢狗,自己人!”谢信娣喝住小黑,听到熟悉的脚步声,她知道,她的“家庭医生”——百果洞社区卫生站的医护人员周丽娟来给她的伤脚换药了。

今年88岁的谢信娣,上个月因右脚溃烂,至今行走不便。4月13日,在女儿陪护下,谢信娣前往百果洞社区卫生服务站看病。卫生站站长周丽娟发现,谢信娣在女儿搀扶下,走路还是一瘸一拐,病情不轻。

周丽娟进一步了解到,老人女儿住在塘厦,工作较忙,平时无暇照顾老人。更可怕的是,老人对右脚溃烂的医学常识根本不知,每次溃烂结疤后出现搔痒,她总是忍不住用手去抠,造成伤情不断反复。

对此,百果洞社区卫生站决定为谢信娣实行“家庭医生制度”,给老人建立个人健康档案,实施“结对”上门服务。

周丽娟说,截至5月21日,谢信娣的“家庭医生”已连续上门服务20多次,“上门服务的医生并不固定,是依照上班作息表安排的,社区门诊的几位全职医生轮流上阵。”

社区门诊医生如此贴心的上门服务,谢信娣说活了大半个世纪,她还是第一次尝到。在她记忆中,只有在上世纪70年代,村里“赤脚医生”才会背着医药箱,穿过街头小巷上门看诊。“小周他们不管是出太阳,还是下大雨都会准时来到我家帮我换药,就像我的闺女一样。”谢信娣说着说着,忍不住落泪。

不仅享受上门服务,谢信娣老人这次治脚伤的医疗费用还是全部免费的。周丽娟算了笔账:以谢信娣同样的病情为例,普通患者前往社区卫生站治疗换药,一次最少需要12元,按20次算,也就是240元,但实际支出还包括行动不便带来的交通费等。假如患者是参保人员,按照政策报销,每次自己需付4.8元,按照20次算,则是96元。“当然,费用全免也有谢信娣老人实际经济困难,以及其病情只需简单用药的客观因素。但免费,也要有政策支持。”周丽娟说。

在樟木头镇,谢信娣并非孤例。像谢信娣这样目前正在享受“家庭医生”上门服务的人员全镇共有100多人,社区医生共上门服务240多人次。这幸运的100多名市民,成为樟木头镇“打造有中国特色家庭医生团队”背景下,尝到头啖汤者。

这一个月来,樟木头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原先基础上,已经成立7个家庭医生团队,覆盖全镇9个社区。每天,这7支家庭医生团队四处奔跑,深入到各家庭开展健康教育、健康咨询、一般健康检查等服务。樟木头政府对家庭医生团队的包装进行统一管理,如拥有统一的管理模式,统一的服务理念,统一的工作流程,统一的设备配备,统一的技术指导,统一的优惠政策等。

“穿着医生袍,背着医疗包的家庭医生穿梭于大街小巷,将是樟木头一道别致的风景线。” 周丽娟说。

新“赤脚医生”计划:

有中国特色家庭医生

上门为居民送上医疗服务,只是樟木头镇打造“有中国特色家庭医生”计划的其中一项。为镇内每一个家庭建立“家庭健康档案”,才是这次社区门诊升级服务“颠覆性”的亮点和特点。

建立“家庭医疗档案”也并非一帆风顺。镇政府对此可谓不计成本投入,“用镇领导的话说,如果不摸索,就没有办法解决。”

上门为居民送上医疗服务,只是樟木头镇打造“有中国特色家庭医生”计划的其中一项。樟木头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王启说,为镇内每一个家庭建立“家庭健康档案”,才是这次社区门诊升级服务“颠覆性”的亮点和特点。

王启介绍,“中国特色的家庭医生”的涵义,是以人的健康为中心,以家庭为单位,以社区为范围,以需求为导向的社区卫生服务团体。这项制度改变了传统医疗的坐堂行医模式,实现医生走出诊室,进入居民家庭的美好意愿。从而达到社区内居民无病防病,有病早发现、早治疗,和防治结合以防为主的目标。“说白了,就是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真正成为居民健康的‘守门员’,把社区门诊的能量释放到极致。”

在实行打造“中国特色的家庭医生”计划之初,王启便四出招揽医生。目前每个团队都配备全科医生3人以上,全科护士2人以上。王启解释,招全科医生目的非常明确,打比方说,如果面对同一名高血压患者,专科医生做的是如何通过药物降低患者血压,而全科医生除了让患者血压降低外,还要关心患者的病因是如何造成的。“这就是为建立家庭健康档案做好准备。”

根据樟木头政府的规划,家庭医生将上门为居民提供建立健康档案、健康体检、健康咨询等保健服务。让群众真切地感受到社区卫生服务体系的好处,实实在在解决群众的“看病难”、“看病贵”的具体措施,同时也是逐步迈向社区居民“小病不出门”、“大病上医院”目标的关键。

作为一名一线社区医生,周丽娟真切感到建立“家庭医疗档案”的必要性,“尤其是村一级,很多村民缺乏医学常识,不懂得如何护理。”

建立“家庭医疗档案”也并非一帆风顺。周丽娟说,在上门服务时没少吃“闭门羹”。“上门建立健康档案时,很多居民不愿透露自己的信息,如身份证号码、相关病史等。问题的根本,主要还是因为对社区卫生服务政策不熟悉,对社区医生不放心。”见此,樟木头镇开始大量宣传,报纸、电视、拉幅、横额,无所不用其极。随着打造“有中国特色家庭医生”计划的不断推广,市民开始接受社区医生上门咨询。

化解“信任危机”后,周丽娟们又遇到一个问题。起初,大家都不知道健康档案如何建立,是不是由100多人的社区卫生中心对全镇参保人员一个个收集呢,这样做的话,至少需要3到5年时间。“现在,我们已经克服这一问题,我们准备使用一套软件,帮助人工建立健康档案。”周丽娟说,镇政府对此可谓不计成本投入,“用镇领导的话说,如果不摸索,就没有办法解决。”

公益性原则:这次试验的安身立命之本

王启认为,樟木头在实现“有中国特色家庭医生”制度时,最核心的就是坚持公益性原则。在此原则下,首先要解决医疗人员的观念问题,要有一个从赢利性的坐堂问诊向公益性上门服务观念的转变。

王启一再强调,与以往的社区医院、门诊盈利性质不同,打造“有中国特色家庭医生团队”方案基本包括几大基本原则,“这也是樟木头开展这次试验的安身立命之本”。

王启认为,实现樟木头“有中国特色家庭医生”制度,首要问题也是最核心的问题,就是,坚持公益性原则。此原则下,政府主导、部门协作、全社会参与的社区卫生服务发展方向就是实现目标的基础。而镇政府既然把发展社区卫生服务纳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总体目标,纳入区域卫生规划,那么落实经费预算和加强监督管理,应该是首当其冲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在此原则下,首先要解决医疗人员的观念问题,要有一个从赢利性的坐堂问诊向公益性上门服务观念的转变。

王启说,“家庭医生”的服务,意味着社区卫生服务从单纯的医疗服务向预防为主、防治结合的综合服务转变,服务过程从断续的医院服务向连续的终生卫生保健服务转变,服务方式从被动等待病人上门向主动走进社区,走进家庭转变。“这才能使社区卫生服务团真正成为社区卫生服务的双重‘守门员’。”

樟木头在试验中,也并非没有遇到问题。

例如,社区卫生中心与各医院之间由于现行体制和利益的影响,各自分级管理、核算。在这种利益机制格局下,“双向转诊”目前很难实现。

“目前为止,整个樟木头每个月由社区卫生站转诊到医院的病人达300多人,但是从医院转诊到社区的基本没有,直接导致家庭病床难以建立,这两者衔接有待提高。”王启说。

但让王启略感欣慰的,就是来自政府主要领导的支持,这直接体现在财政投入上,“今年镇政府给我们做了1600万元的预算,比较充裕,让我们开展社区卫生服务有了底气。”

“这是全市社区医疗先试先行的典范。”对于樟木头的做法,东莞卫生局给予高度赞扬。

推广难:各镇街财政投入力度不一

樟木头镇的大胆尝试,在市政府公布的文件中有迹可循。

早在2007年,市政府就下发了《关于加强我市社区卫生服务的意见》,该《意见》明确表示,要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(站),打造成包括疾病诊治、康复、预防保健多项功能一体的机构,市卫生局对此还专门召集各镇街负责人开会传达。

“樟木头镇的做法,实际上就是把《意见》加以分类和细化,并投入巨资严格执行。”东莞卫生行业一资深人士表示,《意见》具体颁布了很多社区门诊的做法,与樟木头如出一辙,从内容服务上看,樟木头实行的“中国特色家庭医生”,只比《意见》多了为社区老年人、妇女和儿童等特殊人群开展社区健康保健,对60岁以上老人实施分级管理,为80岁以上老人实施结对服务;对行动不便的老年人、困难群体等重点人群增加免费上门服务次数,对有健康问题的开展连续服务这一项。“但这已是东莞公共卫生服务极大的进步。”

上述资深人士表示,按照《意见》要求,2007年由各镇街主导,督促社区门诊全面执行此政策,但实际情况并不理想。

上周,本报记者就此问题在全市展开调查,发现目前全市极少数镇街按照《意见》执行,多数镇街对此要么按兵不动,要么有心无力。

横沥镇是还没有执行《意见》的其中一镇街。

横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、横沥医院院长邓健祥很明白建立“健康档案”的重要性,他说,如果单纯从经济效益来看,健康档案意义不大,但对医生来说,却省了不少心。“比如病人送院后我们查他的健康档案,就可以查到他的家族史,患病史,药物过敏史,都会有很好的作用。”

明白是明白,但实行起来是另外一回事,最让邓健祥发愁的还是财政投入问题,“社区门诊的收入刚够开支,如果大规模铺开还需投入大量资金,不然我们根本没有动力。”

事实上,遇到财政问题的,远远不止是横沥一镇。

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社区卫生服务开展大半年来,社区卫生服务初见成效。“但由于基础投入相差太大,除了基本医疗服务之外,镇与镇之间开展的服务相差太大,发展极其不平衡,已经出现了两极分化现象。”

记者调查,樟木头、虎门和石碣,其家庭病床等多项社区卫生服务已经开展或即将陆续开展,而黄江、桥头、洪梅、企石等地由于财政投入不足,社区门诊生存尚举步维艰,更谈不上深入发展社区门诊服务。

和横沥不同,今年伊始,虎门提出今后5年对医疗投入达到5个亿,光今年虎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算投入就达到3695万元。这笔数倍乃至十数倍于其他镇社区卫生的投入,将用来完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建设与运作。对此,虎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李彬龙底气十足。他告诉记者,他并没有像其他镇街的主任一样,为政府投入不足发愁,“主要还是镇街领导是否重视。”

今年3月份,市人大代表在全市社区医疗卫生服务调研时也发现,部分镇街财政屡屡克扣给社区卫生服务的经费,更忍不住点名批评,“有一个镇,今年不给社区做财政预算,只是拨了200万元做经费,这点钱能为社区卫生服务做什么!”

尽管很多镇街社区中心负责人都明白居民“健康档案”的重要性,“但如果大规模铺开还需投入大量资金,不然我们根本没有动力。”

事实上,遇到财政问题,才是大部分镇街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。

出路:加大政府投入是推进改革的基础

加大政府投入是推进社区卫生服务改革的基础和保障,同时也是一种重要的引导和调控手段。政府的投入作为指挥棒来真正实现高效的服务, 让资金使用最大化, 同时充分体现社区卫生服务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的双重网底作用。

效果如何,关键在于怎么样来使好这支有力的指挥棒。

樟木头、虎门、石碣与其他镇街在社区门诊服务上的“冰火两重天”,在东莞医疗业界引起不小震动。

“社区卫生服务既然没办法靠市场机制来获得经费支持,就必然要求公共管理者——政府提供支持。”一镇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表示,正如王启所说,坚持公益性,才是社区卫生服务的核心思想。

而目前的情况是,大部分镇街却寄望社区门诊能自供自给,不要成为财政的负担。东莞目前所有社区卫生服务文件,在制度层面上也有明确规定镇街政府需要承担范围。对此,东莞卫生局负责人坦承,“这只能靠镇街政府的自觉。”

“目前市财政需要拨款下发的2.57个亿已经到位了。”市卫生局一名负责人不无忧心地表示,“举个例,本来医院门诊转为社区卫生服务站点,该获得的补偿金为5451万元,实际到位的才1451万元,这就大大伤害了不少医院的积极性,从而影响社区门诊的发展。”

“社区卫生服务不能像医院一样挣钱。”市卫生局负责人也承认,虽然目前社区卫生服务列入到镇街领导的综合量化考评中,但它没有像食品安全问题一样,拥有一票否决权,因此监督作用不大。

有专家指出,加大政府投入是推进社区卫生服务改革的基础和保障,同时也是一种重要的引导和调控手段。政府的投入作为指挥棒来真正实现高效的服务, 让资金使用最大化, 同时充分体现社区卫生服务基本医疗和公共卫生的双重网底作用。“效果如何,关键在于怎么样来使好这支有力的指挥棒。”

同时,政府主管部门现在做的,也不仅仅局限于怎么去要求增加投入,更重在有个可以完善和监督政府投入的制度,这也是推行现代医疗服务的本意。一个完整的制度,才是保持增加投入的关键。“毕竟,东莞的社区卫生服务才刚刚开始,北京搞了15年 ,深圳搞了17年,都没有做到完全达标。东莞社区医疗门诊大有作为。” 该专家表示。

社区卫生服务中心

的三种运行模式

一是政府办、政府直接运作:由政府派出人员直接参与社区卫生服务点的筹建、业务运作和管理,全市有18个镇采用了该模式;

二是政府办、委托当地医院管理:政府出资,并由镇街医院包干具体事务,医院院长来兼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,机构人员由医院派出,有3个镇实行该模式;

三是政府办、政府管、委托当地医院业务运作:政府负责行政管理并出资购买医院服务,社区卫生服务收入纳入财政,保持人、财、物与医院分离,有12个镇采用了这种模式。

社区卫生服务

社区卫生服务是政府的一项公共服务职能,是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平台,具有公益性质,不以营利为目的。社区卫生服务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(站)为载体,以全科医师为骨干,以社区、家庭和居民为服务对象,以妇女、儿童、老年人、慢性病人、残疾人、贫困居民等为服务重点,以健康教育、预防、保健、康复、计划生育技术服务和一般常见病、多发病的诊疗为服务内容。

 




关键词:试点 

设为首页      |      收藏本站      |      关于我们      |      网上投稿      |      版权声明      |      项目管理

Copyright (C) 2007 Lndata All Rights Reserved.国家人口与健康科学数据共享平台 地方服务中心
北京市朝阳区小营路19号昊华大厦B座703(100101)电话:010-58239188
京ICP备09012887号